当今财经

”两个彪悍的女人,收了一个又一个红包

简介: ”两个彪悍的女人,收了一个又一个红包,径直地往孩子口袋里塞,全然不顾身后的伴娘和新娘,伴娘都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,哪里见过这般场面,一个个都愣在了原地,哑口无言,新娘也呆呆地坐在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

一般来说,男方会提早备好红包,到时候给堵门的伴娘及一众亲戚,红包里的数额可能不大,但却是一份心意。

我曾经参加过一场朋友的婚礼,也是其中的一个伴娘,当时主伴娘(一个能说会道、十分彪悍的已婚妇女)紧紧地靠着卧室门,任凭男方在外面叫喊,就是不开门。

后来男方塞进来了七八个红包,她当场打开来看,里面只有一张一元的。

主伴娘顿时就恼火了,直接冲着门外的新郎极其伴郎大喊:“这么小气,一块钱也拿得出手,没诚意,这个门别想开了。

新娘坐在床上,脸色也十分严肃,不知她是对新郎方行为的不满,还是对主伴娘有意见。

就这样,僵持了四五十分钟,男方又塞了好几十个红包,司仪也一遍遍地喊着:“别浪费时间了,吉时到了,一会路上还会堵车,男方家里那边还有一群亲戚在等着。

”主伴娘依旧大声回应着,就是不开门,最终,其中一个伴郎从两米多高的窗户上翻了过来,这才把门打开了,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,事后新娘家人提及此事,一脸的不悦,但又苦于这个主伴娘是一个远房表姐,没法当着她的面指责,只能就此作罢。

02李蔷薇出嫁那天,也遭遇了一次堵心的经历,其中有两个亲戚,论辈分的话,其中一个叫嫂子,另一个叫婶子,非要按血缘关系论亲疏的话,她们三家也并不算很亲,连姓氏都不一样,最多也就算是隔壁邻居,平日里经常凑在一起八卦、打牌而已。

李蔷薇结婚,找了闺蜜和同学来当伴娘,婚礼当天,男方一到,按照提早商议好的流程,卧室里也就留下4个伴娘。

原本伴娘负责堵门,男方给几个红包意思意思也就开门了。

嫂子和婶子直接一把推开了站在门后的伴娘,直接说:“你们年轻小姑娘啥也不懂,让我俩来!

”两个彪悍的女人,收了一个又一个红包,径直地往孩子口袋里塞,全然不顾身后的伴娘和新娘,伴娘都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,哪里见过这般场面,一个个都愣在了原地,哑口无言,新娘也呆呆地坐在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

门外的新郎及其伴郎,一声又一声地求饶着,嫂子和婶子就是不松口,继续说着塞红包。

其实,关于红包里的数额,李蔷薇事先跟男方商量过,最少要10块钱,不算多也不算少,给家里小孩子和伴娘添添喜气。

现在全都被嫂子和婶子拿了去,新郎出门的时候,就带了50个红包,他以为这些足够了,谁知,女方嫂子和婶子来了这么一出,新郎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,面露囧色,伴郎也束手无策,他们口袋里也没带现钱。

”新郎当场沉默了,不知该怎么接下去这个话,伴郎也面面相觑,从未见过这种场面,男方束手无策。

眼看着僵持了两个小时,女方的卧室门还没打开,男方又不能直接粗鲁地撞开。

新娘妈喊了多次后,仍然无果,一气之下,就去房间里拿了卧室的钥匙,直接把门打开了,门打开的瞬间,嫂子和婶子还满脸堆笑,埋怨新娘妈向着女婿。

一场闹剧,就此结束了,在司仪的安排下,新郎新娘快速地走完了流程,新郎高高兴兴地背着新娘下了楼,上了车,赶往男方家。

04现实生活中,像李蔷薇嫂子和婶子这样不知轻重,非要闹婚的人有很多,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,更是严重,明明看到接亲来的男方脸上露出了嫌恶,依旧厚着脸皮,非要讨红包。

原本是一件热热闹闹的喜事,索要红包也仅仅是传承习俗,沾沾喜气,结果搅乱了人家婚礼的进程和节奏,一点也不知事情的轻重缓急。

果然,不是自己家的女儿,别人根本就不心疼,即使耽误了吉时,跟她们这些邻居嫂子、婶子也没半毛钱关系,因而也就更加放肆无赖。

人都说婚闹最可怕,其实,如果女方态度明确,和男方站到统一战线,随意吵闹个十来分钟,也就热热闹闹地过去了,没必要本末倒置,为了多要红包而堵门,请记住,红包里的金额不是最终目的,只是走一个流程而已,新人的婚礼才是头等重要的大事。


以上是文章"

”两个彪悍的女人,收了一个又一个红包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当今财经的其它文章